媒体报道
李倩:牛市不激进 熊市抗风险 力争为投资者打造穿越牛熊产品
来源:中国基金报 时间:2019-01-08

“泓德裕泰债券型基金是一只特色化的产品,该只基金的核心策略是:做好个券研究和风险管理,在此前提下,信用策略上会更加灵活,在机会合适的时候考虑适当的资质下沉,在利率策略上维持较短久期,为了规避个券风险,标的选择上注重充分的分散化。”同时,作为一只二级债基,我们也会将股票投资作为一个重要的补充,但相对权益类产品,它在股票投资方面会更加慎重,特别是在股票没有明确机会的时候,我们会谨慎参与。

 

获得较高收益、承担较低风险无疑是普通投资者追求投资收益的最理想状态,泓德裕泰债券型基金在2018年底就以较高收益、较低回撤问鼎3年期二级债基冠军,谈及该只基金的投资策略和理念,该只基金的基金经理李倩作出上述表示。

 

三大核心策略 打造三年期收益冠军

 

2016-2018年三年股市的调整以及债市的大幅波动,对二级债基运作是不小的考验,虽然二级债基整体上没有获得正收益,跑输了纯债和一级债基,但部分二级债基表现抢眼,逆市斩获不俗收益。

 

Wind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底,近三年收益率超过10%的二级债基有15只,而泓德裕泰以15.15%收益率强势夺冠,三年内基金最大回撤仅为1.38%。

 

谈及该只基金的投资策略和理念,李倩总结,泓德裕泰的核心策略是:做好个券研究和风险管理,在此前提下,信用策略上会更加灵活,在机会合适的时候考虑适当的资质下沉,在利率策略上维持较短久期,为了规避个券风险,标的选择上注重充分的分散化。”

 

从债券投资来说,首先,该只基金是希望挖掘到债券定价的偏误和价值洼地,适当获得一些高收益;其次,因为有信用上的下沉,已经承担了一定的信用风险,就不再承担过度的利率风险,因此在利率策略上相对保守,久期保持在较短水平;最后,为了规避信用下沉导致的投资风险,持券策略上是充分的分散化,希望在控制损失风险的基础上获得组合的超额回报。

 

事实上,因为久期较短,泓德裕泰在市场适应性上也保持了盈亏同源的特点:在2017年债券熊市时,因为久期较短,全市场回撤时泓德裕泰的回撤较小;然而,2018年相对较短的久期也让这只产品没有充分享受到债牛行情。

 

谈及基金回撤较小的业绩归因,李倩向记者透露,泓德裕泰回撤较小主要得益于对于个券所进行的充分的信用研究,以及持仓充分的分散化,单只个券的占比较低。“我们过去多数个券占净值比不高于2%,在业内属于持券集中度较低的水平,2018年市场违约风险增多,我们控制在1%左右,虽然我们认为2019年信用资质可以下沉,但持有个券的占比仍旧不会高于2%。”

 

李倩说,从这只基金的收益归因来看,信用方面的贡献比较多,我们通过挖掘行业的机会和价值,并自下而上精挑个券,在不同的宏观经济状况下,力争在不同行业呈现不同的景气度中挖掘超额收益。”

 

最后,李倩总结称,“综合来说,我们想要把泓德裕泰打造成一只穿越牛熊的产品,我们坚持产品的定位和期初策略的执行,做到在牛市不太激进,在熊市也能抵御风险,给客户一个相对稳定的组合收益。”

 

2019年债市或从“牛陡”转向“牛平”

 

在李倩看来,2018年是债市的结构性牛市,信用债收益率整体跟随基准利率呈下行态势。从2018年全年来看,市场风险偏好系统性萎缩带来高等级债表现好于低等级;基于市场对于央行维稳资金面的预期更加确定,流动性偏好的提升导致资金在短久期部位大量聚集,短久期好于长久期,短端曲线形态陡峭化。

 

而债市这一风格特点在2019年可能会发生改变。

 

李倩预计,2019年曲线形态方面将由“牛陡”转向“牛平”:随着基本面下行压力逐渐释放和融资需求的下行,长端利率进而持续回落,曲线形态转向“牛平”,而宽信用政策导向也会有助于系统风险偏好和信用的缓释。

 

从宏观经济形势看,我国经济过去主要依靠基建、政府负债拉动,但目前不少地方政府杠杆率较高,地产对经济拉动作用有限,因此,本轮经济下行的降速时间可能会更长、复苏难度更大,在2019年一季度难以看到好转,但拉长到半年可能会有积极因素,后市仍需积极跟踪政府出台的政策和经济拉动效果。

 

李倩总结称,从现在看2019年上半年债市,无论从经济基本面还是货币政策都是处于对债券市场有利的背景,预计经济下行、债牛行情继续延续的概率仍是相对确定的,未来还须持续关注经济拉动的措施和效果,以及经济基本面反转的时间。

 

具体落实到债券型基金的资产配置上,李倩认为,2018年是利率债和高等级信用债的结构性牛市,2019年我们看好中等资质信用债,并可以继续保持2018年的相对较长久期的策略:一方面是因为2018年债牛行情至今,高等级信用债投资洼地基本抹平,市场需要寻找新的估值洼地;另一方面,目前很多货币宽松和减税降费等政策出台,宽信用政策也在逐步呈现效果,特别是中等级债券或将受益,因此我们觉得信用走势会有一个收敛,在投资上信用可以适当下沉。

 

然而,在2018年债券违约潮的冲击下,如何在信用下沉时规避投资风险,也成为债基经理关注的重点。

 

李倩认为,与2018年市场风险偏好下降导致企业外部融资环境恶化不同,2019年经济还是走弱的趋势,在信用下沉时需要更多关注企业内部现金流的情况。在这个市场环境中,简单的行业板块精选不太够,考虑到市场资源还会向一些龙头集中,在投资中仍需精挑个券,优选行业龙头企业,包括一些民营企业的龙头。

 

此外,李倩还很看好2019年可转债市场的投资机会。李倩分析,目前股市到了性价比较好的估值洼地,而转债有一部分的收益弹性,明年可转债市场存在较好的投资机会。未来如果基金的持有人或客户希望去布局转债的机会,我们也会积极参与。

 

      李倩称,“综合而言,从普通的债券型产品角度,我们至少从2019年上半年仍旧看多债券市场,预计债市将会维持在一个性价比较好的水平。”



上一篇:相似的“保险系”不一样的努力
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